绵阳

解决新市民住房问题 促进社会稳定发展

2017年03月19日来源:经济参考报行业动态责任编辑:18181782707

绵阳楼盘网3月19日消息,在30多年的城市化进程中,我国主要依靠大量消耗土地等资源推动城市化的发展模式,至今还没有解决城乡二元结构、以户籍制度为基础的很多制度约束问题,比如,新市民问题。“新市民”是指新进入户籍地以外城镇的居民,即户籍地和工作居住地分离的居民。新市民包括本地的农业转移人口和农民工、大学毕业生等外来务工人员。2015年全国人户分离的人口2.94亿人,其中流动人口已达到2.47亿人。截至2016年,农民工总量达2.817亿人,本地农民工1.122亿人,外出农民工1.693亿人。流动人口大规模存在既不利于国民经济现代化,也不符合城市自身的长远发展利益。

2016年10月国务院发布《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到2020年国家将实现一亿人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建立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规模同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挂钩机制的实施意见》,为如期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提供用地保障。尽管如此,居高不下的城市房价,意味着以工资为主要收入的农民工和城镇市民都难以购买商品房。新市民可以考虑不买房,但租不起房子很可悲,将导致生存瓶颈问题。我国现有的住房保障制度以本地户籍为主要边界,未能有效地纳入农民工在内的新市民。因此,新市民的住房问题面临市场失灵和政策失灵的两难境地。新市民的住房状况和居住环境究竟如何改善呢?

农民工市民化、居住问题日益突出,农民工自主改善居住环境的能力较低,独立租赁需求有所提高。在现阶段,有能力和条件购房的群体比例仍然很小,他们的租金可支付能力也较低。2015年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3072元,居住支出为475元,占生活支出的46.9%。2015年,外出农民工中, 在务工地购房的比例1.3%,与他人合租的占18.1%,下降0.3个百分点;独立租赁居住的占18.9%,提高0.4个百分点,在单位宿舍居住的占28.7%,在工地工棚居住的占11.1%,在生产经营场所居住的占4.8%。

住宅普遍豪宅化与梯度消费矛盾日益加剧,新市民可承受的低价位房源少,大部分新市民无法享受住房保障。房价的快速上涨引领租金的快速上涨。加之,“城中村”等农民工聚居地改造加快,农民工的住房可承受能力相对下降,很难在就业市场的附近找到合适的房源。这导致越来越多的人群面临住房困难,尤其农民工在内的新市民无法融入城市商品房市场。同时,很多新市民被排斥于公积金制度、公租房制度在内的住房保障体制之外,尤其农民工。大部分城市的新市民住房保障都倾斜于人才引进。这有悖于“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的发展要求。

  • 意向区域
  • 价格